登录|注册

首页|新闻资讯|百姓健康系列|健康生活|医疗服务|交流互动

笃志岐黄50载——记陕西省名中医辛智科教授
2019-11-26        来源:三秦百姓健康杂志        作者:门孝成

DESC

        他是一位治病救人的医者,50 年来妙手回春,救死扶伤;他是一位传道受业的师者,50 年来呕心沥血,诲人不倦;他又是一位潜心中医及医史的学者,50 年来笔耕不辍,孜孜追求。从翩翩少年到华发苍颜,他用半个世纪的人生,书写着对祖国医学的孜孜追求和为民除病的大医情怀,他就是陕西省中医药研究院、陕西省中医医院主任医师、陕西省名中医———辛智科教授。

        初涉医学  服务乡里

        辛智科出生在周文化的发祥地扶风县,深受当地淳朴民风和周原文化的熏陶,勤学、敦行、向善逐渐成为影响他一生的行事风格。1969 年,全国大办“农村合作医疗”,由于文化基础较好,辛智科成为了一名“赤脚医生”。一根针、一把草和一部被无数次翻检而布满折痕的《赤脚医生手册》,是他赤脚医生的传奇,他也由此对中医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《中医学概论》《中药学概论》《伤寒论语译》《本草问答》《针灸问答》等这些书,他都爱如至宝,常专心致志地读至深夜,有时闻鸣而醒,先读几页书才起床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,这些早已纸色泛黄的医书依然陪着他,虽多次搬家,它们都会被仔细清点装箱,不落下任何一本。作为一名赤脚医生,无论白天黑夜,无论阴晴雨雪,只要乡亲一声呼唤,他总是背起医疗箱,拔腿就走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背着红十字药箱前行的辛智科,成了十里八乡的乡亲们健康的“守护神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求学高校  誓为良医

        1974 年10 月,辛智科被推荐到陕西中医学院学习,实现了自己少时以来萦绕于心的“中医梦”。从走进校门的那一天起,辛智科便投入到了中医药知识的海洋中,这里有学不尽的知识,读不完的图书,听不够的讲授。辛智科珍爱学习的时光,他不仅认真学习每一门功课,还自费订阅了当时为数不多的中医药类杂志,如《新中医》《陕西新医药》等,并到图书馆借阅大量古今医学名著。爱读书的习惯为他日后从医奠定了坚实基础。中医临床需要理论的指导,而理论又基于临床的实践。在扎实的理论基础下,辛智科诊病已游刃有余,望闻问切,四诊合参,疗效显著,更坚定了他学中医、做中医的信念。三年的校园生活很快结束了,即将走上工作岗位的辛智科默默许下人生最大的誓愿———献身中医药事业,做一名为民除病的好中医!

        留校任教   师从名家

        陕西中医学院中医基础教研室是辛智科的第一个工作岗位。当时陕西中医学院的几位中医名家,如王正宇、吴禹鼎、张子述、董桂珍、傅贞亮、王汪、常森元等前辈,都在这个教研室工作。在名家前辈的指导和教诲下,辛智科进步很快。1977 年至1980 年,辛智科随师王正宇先生临证抄方,一面观摩其临证“家法”,一面聆听其不著于纸张的心得。

        留校工作后,他潜心研究中医古典医籍,参加古典医籍师资班,深刻领悟古人的思维和方法,承传古人的临证经验与心得,他常说,除读原著、悟要领之外,更无捷径可走。辛智科爱读书,常守着一本书反复读,比如《伤寒论》,他自己也不知道读了多少遍。他常说,书读一遍,便有一遍的体会,再读一遍,又有新的收获,书不仅要“读过”,而且要“读通”。时至今日,已退休多年的他仍然嗜书如命。他常对学生说,医书很多,医术很繁,所以要多读书,而经典著作更要早读、熟读,才能领悟要领。

        搜求旧典   潜心史志

        20 世纪80 年代,国家修史,地方编志,辛智科进入了《陕西省卫生志》编纂的队伍中。“修志”是一种辛苦、清苦、艰苦的工作,看着是笔墨,实则是心血,辛智科却乐此不疲,白天收集资料,遍访名家前辈,晚上伏案笔耕,有时甚至日夜兼程,通宵达旦。几经寒暑,翻阅千万字资料而编撰的《陕西省志·卫生志》终于在辛智科的“总纂”下完成。这部150 余万字的巨著凝聚了包括辛智科在内的200 余位省内外人士的心血。1997 年,陕西第一部卫生志书《陕西省志·卫生志》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,时任卫生部部长陈敏章在序中称其书是“一部集思想性、科学性和资料性于一体的陕西医学‘百科全书’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辛智科认为,从事中医文献医史研究,不能脱、离临床,要学以致用,学用结合。既基于文献,又勤于临床,此乃中医成才的必由之路。尽管编史修志工作十分繁忙,他还是挤出时间坚持每周上门诊,白天看病,晚上则带着问题查询古籍医案。在编撰卫生志的同时,辛智科还撰写发表了一批高质量的论文,应邀参加了国内及国际多个学术会议,他也因此成为陕西中医界较早走出国门,应邀赴日本、韩国讲学交流的中医专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专意临证  心念精诚

        辛智科十分欣赏南齐褚澄《褚氏遗书》中的“博涉知病,多诊识脉,屡用达药”,并视之为从医的座右铭。辛智科痴迷经典,活用经方,唯效是存。发表系列《伤寒论》方证研究论文,在学术界引起共鸣。近年,《中国中医药报》多次刊文介绍其学术思想和临证经验。他善于运用中医原创思维,指导临床辨证,精准用药,反对杂凑乱堆药物,强调方证相应。他在脾胃病诊治方面方药独到,在胃脘痛、便秘、腹泻、口疮、不寐、崩漏、闭经等病治疗方面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,形成以健脾、疏肝、补肾为基本治疗原则的学术思想,针对各系统常见病、疑难杂病,先后提出“脾胃中心论”“升降出入协调论”“杂病治之于脾论”等学术观点,强调顽疾久病重症首重脾胃,“有胃气则生,无胃气则死”,用之于临床,疗效显著。

        辛智科不仅医术精湛,医德更加高尚。他医名渐广,不仅求诊者日众,还担任了陕西省保健委员会专家,承担省上领导、著名专家院士的中医保健任务。他秉持“大医精诚”的精神,患者上至省委书记,下至黎民百姓,皆能一视同仁,悉心施治,尤其是遇到贫困、孱弱、残疾的患者更生恻隐之心,处处为患者着想。如今,退休多年的辛老仍勤于学习,寒暑不辍,学与时进。他正直良善,温文尔雅,不仅为同行嘉许,也广受患者的爱戴。

  • 相关阅读
  • 文章

  • 视频

  • 音频

  • 问答

  • 调查

  • 报纸

  • 杂志

  • 暂无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