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|注册

首页|新闻资讯|百姓健康系列|健康生活|医疗服务|交流互动

关于疫情,钟南山有12个最新判断
2020-04-13        来源:人民网健康        作者:

        当前,我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,国外疫情快速蔓延,“外防输入、内防反弹”成为我国疫情防控的重点。现在是否可以摘掉口罩?无症状感染者和复阳患者的传染性究竟有多大?宠物会否传播病毒?日前,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对疫情防控热点问题作出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1.现在还不是摘口罩的时候

        钟南山:现在国内外情况悬殊,中国由于采取了非常果断的措施,已步入疫情第二阶段,而其他一些主要国家还处在大暴发的第一阶段,且仍在向上攀升。这意味着人传人的几率非常高,确诊病例增加非常快。戴口罩仍是很重要的自我防护手段,但在疫情不严重的地区,人少的地方或空旷场所,倒不见得必须戴。

        2.武汉过关了,但还有下一“关”

        钟南山:疫情发生后,中央果断出手,对武汉城市交通进行管控,其他地方采取群防群治措施是非常成功的。在疫情防控史上,这也称得上是一个壮举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接下来仍然面临两个考验:一是如何边防控、边复工,另一个则是“外防输入”关。目前,国外疫情还处在暴发高峰期,一些与国外交流密切的中国沿海大城市很容易被“卷进去”,进而出现部分疫情。可以说,武汉的下一个“关”,也是全国的这一“关”,还需要通过各种防控举措过关。

        3.境外输入造成我国疫情二次暴发的可能性很小

        钟南山:关于境外疫情会否造成国内疫情二次暴发的问题,实际上是两个问题:一是外来输入病例有没有传播,二是会不会在传播过程中暴发。境外输入病例传播的危险性肯定存在,特别是核酸检测阳性或已出现感染症状的病例,传染性比较强,会造成病毒传播。

        目前,我国的群防群控一直下沉到社区,社区居民都有很强的自我防护意识,比如戴口罩、与人交往保持距离等。一旦有人出现发烧等症状,也能快速报告或接受诊断,进而隔离。总体看,社区的传播危险性肯定存在,但我国出现疫情第二波大暴发的几率很小。

        4.谈全球疫情“拐点”为时尚早

        钟南山:从全球看,原来疫情的“震中”在欧洲,特别是西班牙和意大利,现在还包括德国、法国和英国。当前问题最大的是美国,最近一周,美国的确诊病例数字在以每天1至2万的速度增加,目前预测全球疫情何时出现“拐点”为时尚早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,能否出现“拐点”,主要要看各国政府能不能出手进行强力干预。其他国家有很多不可测的因素,按照目前这个形势发展下去,恐怕还需要两周。

        5.中国无症状感染者比例不会很大

        钟南山:无症状感染者不会凭空产生,通常会出现在两个群体:一是在疫情相对严重的地区,暂时还没有表现出症状、但可能已经被感染的人;另一个是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,他们所占比例比较小。

        无症状感染者也有两个概念,一类是开始没有症状,但后来会逐渐发展到有症状,这类患者肯定具有传染性;另一类是在相当长的观察过程中,始终没有症状,但核酸检测呈阳性。这类患者的传染性,我们正在研究。但根据新冠病毒的特性,一旦出现症状,传染性就比较强,所以将无症状感染者进行隔离观察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6.复阳患者大多不传染

        钟南山:总体而言,复阳患者大多不带传染性。所谓复阳大多数是核酸的片段,而不是病毒本身。

        需要注意两种情况,第一种是患者本人是不是复发,假如患者产生很强的抗体,一般不会再感染。至于复阳患者会不会传染给别人,则需要具体分析。一般来说核酸片段没有传染性,一些学者曾对复阳患者的咽拭子及分泌物进行培养,但并没有培养出病毒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种情况是病人原本就有很多基础疾病,只不过是症状改善了,并没有完全康复,这些病人不能排除有传染性。

        7.新冠肺炎“流感化”尚无充足证据

        钟南山:目前看来,新冠肺炎“流感化”还没有充足证据。除非病毒传播出现这样的规律:其传染力仍然较强,但病死率越来越低。在这种情况下,有长期存在的可能。我们现在需要进行长期观察,掌握充分的数据和案例,才能够得出类似这样的看法。在现在的情况下,我不认为这种预测会实现。

        8.动物间传播现在下结论太早

        钟南山:狗、猫、老虎等一些动物核酸检测阳性,究竟是污染造成的,还是感染的,还有待观察。有些动物身上原本就带有一些病毒,不一定有症状,也不一定会传染。现在认为这些动物身上的新冠病毒既能传染人,又能传染动物,而且都能致病,这个结论为时过早。

        9.发现了一些有效药,但还没有特效药

        钟南山:我们现在试验的一些药物(例如磷酸氯喹),实验结果肯定有效,我们正在总结,很快会对外公布。还有一些中药(例如连花清瘟),我们不仅做了离体实验,还在P3实验室(即生物安全防护三级实验室)发现,它抗病毒作用不强,但抗炎症方面表现突出,有关实验结果不久之后也会发表。此外还有中药血必净,它的主要成分包括红花、丹参、赤芍等,用于活血化瘀,但对重症病人的治疗初步看也是有效的,这些药品情况我们正在总结。

        10.疫苗不会很快上市,接种也要看情况

        钟南山:真正终结疫情,疫苗是十分重要的,现在各国都在以最快的速度研发,但我不认为疫苗三四个月时间就能做出来。此外,根据抗击“非典”的经验,去掉中间宿主,也能阻断疫情的传播。目前,我们还不清楚新冠病毒的传播链,明确之后切断也很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把全部希望放在疫苗上,其他方法一概不管是消极的。而且疫苗出来后,也不可能一下就非常完善,易感人群可接种,但没必要人人都接种。

        11.群体免疫是最消极的做法

        钟南山:对待疫情最为消极的做法就是所谓“群体免疫”,这是一百多年前的思路。那时人类没有什么办法,只能任由病毒感染,感染后活下来的人自然获得抗体,我不赞同再用这种方法应对新冠病毒。在过去一百多年里,人类取得很大进步,有很多办法预防,不需要再用自然免疫、群体免疫。

        12.中国战“疫”最值得分享的经验是执行力

        钟南山:中国战“疫”主要采取了两大措施:一是对暴发地区进行封堵,阻断传播;二是基层群防群治。现在防控的核心要点也有两个:一是保持距离,二是佩戴口罩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中国最可分享的经验是执行力。很多国家的医疗水平、技术实力比我国高得多,之所以在疫情面前措手不及,就是因为没有思想准备,也没有果断采取相应措施,导致不少一线医务人员感染。而这道防线一旦垮掉,很容易失控。